新闻来源:联合新闻网

李开复转动世界的关键ideas

● 做创业者的超级大天使
● 打造云端轻公司、快公司
● 创始团队公平分享股份

“愤怒的小鸟9天就直逼魔兽世界6 年用户数,世界已经改变,现在是轻公司、快公司时代,以小搏大,谁快谁就赢,”李开复说。

云端创业是趋势,李开复创办的创新工场,就像杰克的魔法豌豆树,带着一群年轻创业家,直达云端。

创新工场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办公室,突然多出20多家新创公司,其中包含创新工场的40位员工。除了会议室与少数主管办公室为透明隔间,其余全是开放空间,新创公司之间没有隔墙。

用餐时间一到,茶水间外的走道,摆上两张大长桌,就成了丰盛的自助式buffet,只见每人手拿大碗,排队拿菜,李开复也在其中。近200人一起用餐、工作,交换想法、激荡创意,这是创新工场的每日写照。

2009年,李开复生了一场病,病床上想起好友兰迪教授(Randy Pausch)在生命将尽时曾说,帮助他人实现梦想,是唯一比实现自己梦想更有意义的事,决定辞掉Google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集结两岸创投基金,创办创新工场,“我想做可以每天帮助年轻人创业的工作。”

除了科技趋势,李开复另一个长期关注的领域就是“年轻人”。早从2004 年开始,他就常透过网络、巡回演讲与学生交流,从中观察到创业是两岸年轻人的共同梦想,却因华人世界不像美国有着成熟的育成环境,许多刚冒出芽的创业种子根本无法成长。

创新工场不但要让这些年轻种子发芽,还要它们长成能直上云端的豌豆树,投资聚焦在李开复擅长的电子商务、行动网络、消费性网络与云端计算四大领域。而且,不像一般创投只关心创业者如何成功创业,创新工场从成功企业的角度找出创业者的关键需求,让创业团队的点子能迅速化为可获利的商业模式。

大天使打造轻公司、快公司

“Internet 让公司估值不断上升,可以很快产生价值,”李开复指出,云端、社群的成熟使网络创业成本创下新低,只需要几万或几十万美元,就能看出是否可行,愤怒的小鸟9天的成绩,证明现在是轻公司、快公司时代。

创新工场是以美国硅谷超级天使(Super Anger)的模式,打造出小团队的轻公司、速度感的快公司。

超级天使会结盟其他天使,打破传统创投拿新创公司巨额管理费、占大股份的作法,小额投资早期创业团队。

例如 Y Combinator,通常选择2到4人的创业团队,每家只投2、3 万美元,约占5%股份,获利就退出。不过,中国创投环境不成熟,创新工场又是投资最早期(early stage)创业团队,要比创投、市场需求更能有先知预测的能力,“我们要比创投早看到9个月,创投又比市场早9个月,等于我们现在看的是18个月后。”

因应华人世界的创业现状,创新工场整合超级天使、创投、育成中心与猎人头,满足创业者最需要的钱脉与人脉,可以说是位万能的“超级大天使”。

分段投资保障创业者主控权

要爬上魔豆树,要懂得分段投资。

超级大天使,不像美国的超级天使,获利就退出,创新工场的作法是分段投资,平衡投资利益与创业风险。

创新工场专门投资新创团队的基金主要来自创投、企业投资、个人天使等,今年更获得硅谷投资教父Ron Conway 的青睐,引进硅谷资金与人脉,Ron Conway 曾投资Google、Twitter、Facebook 等。

创新工场会提供创业团队种子基金,在第一阶段证明创业点子的可行性,做得好,再投资第二轮资金,“若做得不好,对投资者也能壮士断腕,不要再丢钱下去。”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透过种子资金证明可行性后,再投入成长基金的分段方式,也能保障创业团队在融资过程中,还是持有最大股,拥有经营主控权。

在创新工场,经过两轮融资,创业团队仍为第一大股东,创新工场或外部VC 分居2、3。

举例而言,创业团队在每次融资可能要出让10%、15%不等比率,但因技术与商业模式的成熟,公司价值不断攀升,“估值可能增长5倍、10倍,从几十万美元变成几千万美元,创业者还是有一半股份。”

创业导师协助长出豌豆树

李开复的作法,其实是建立对创业团队更公平的机制。

很多时候,新创公司引进外部融资时,常会因为不能确保股份比率,导致辛苦耕耘的成果,被外部资金掌控,失去了主导权。

除了钱脉,对创业者来说,最需要创业导师的协助,以及初期找到好人才的人脉关系。

创新工场内部有个育成平台,约40人的团队,包含李开复在内,全是各领域顶尖菁英,扮演新创公司的创业导师,协助全球布局、技术架构、市场营销等策略规画。

同时,也像全方位的行政中心,提供法务、人事、财务等服务,让创业团队无后顾之忧,专心研发核心产品。

甚至,创业者只要有够好的点子,就可以在创新工场的平台上,组成创业团队,“如果我们认同你的点子,就帮你找优秀的工程师、人才,创业者不用那么辛苦找钱、组团队。”创新工场会要求新创公司进驻,形成群聚效应,这些创业团队可在工场内自由融合出可获利的商业模式,直到获得外部创投投资,或被大公司收购,才算“毕业”。可别小看这些在创新工场孵育的轻公司,它们的民意(网民)基础超乎想象,短短数个月至半年,最低者都有2、300 万用户,最高者达3000 万名用户,“已经有四、五家公司达到3000 至5000 万美元的估值。”

不到两年,创新工场已投资与育成34个案子,目前已有8、9个创业团队拿到外部创投融资,正式毕业。今年,创新工场也投资台湾的创意工场(TMI-LABS),连结两岸,形成华人世界更大的创新。

改变不公平建立共享

创新工场不仅确保创业者在外部融资之后,能拥有主控权,李开复更提倡创业者要跟创始团队分享更多股份的观点,他希望年轻创业家在起步时,就能了解新时代领导者的格局与风范。“idea 明明就是团队一起发想、完成,为什么只有1、2 人变成富豪?”李开复指出,初期的创始团队与创业者一样,很早就冒风险,尤其是前10名员工,都是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小孩,“创业者要更慷慨,把股份分享给前10 名,甚至是前100 名员工,这也有助于创新机制的稳定。”他强调,创业要成功,除了走对方向,还要有互补与互信的创业团队。帮助他人实现梦想是更有意义的事,这是李开复改变人生的起点,也是他转动世界的动力,而他正透过创新工场孕育出更多能改变世界的创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