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讯 10月31日消息,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今日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指出,创新工场模式好处是可以利用高的估值和低的成本建立公司,这样可以避免企业花费十年的时间去找到发展方向。

李开复指出,对于企业家来说,创新工场可以在三方面帮助他们:一、雇佣人才,二、每天要做的日常工作,三、筹集资金。同时还可以帮助他们降低时间,关注自己的核心产品,集中销售产品、降低风险。

谈及阿里巴巴等国内互联网公司去美国发展,李开复指出,因为美国市场是上螺旋式发展的,中国是从草根往上走的,中国企业去美国会非常艰难。

美国在线(AOL)旗下、全球最大科技博客TechCrunch联合创新工场共同举办的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今日在北京开幕。

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腾讯公司CEO马化腾、YouTube联合创始人陈士骏(Steve Chen)等参与并与现场主持人和参会者对话。

这是TechCrunch Disrupt大会第一次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召开,也是首次来到中国。

此次大会参加者包括来自国内外的知名科技公司、创始人、创业者、开发者、VC、天使投资人以及国内外媒体。

此次TechCrunch Disrupt大会嘉宾还包括:Skype联合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Rovio公司CEO Peter Vesterbacka,天使投资人雷军,Evernote创始人兼CEO Phil Libin,Instagram创始人兼CEO Kevin Systrom,Jawbone创始人兼CEO HosainRahman以及拉手网、24券和美团网的创始人。

腾讯科技通过图文、视频、微博全程直播此次大会。

以下是TechCrunch资深编辑Sarah Lacy对话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的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我们回来,我看见大家都慢慢回到我们大厅入座了。我的朋友李开复先生也回来了,我们要一起谈一下在创新工场都有什么样的进展,请大家都入座。李开复先生,请您也就座。我觉得我来中国第二次的时候,我们一起吃了北京烤鸭的晚餐,当时我们也都谈到了年轻的大学生紧张地到我们桌子边说,你是不是李开复先生啊。我说,天啊,李开复先生在中国这么知名吗。后来我有几次到中国也看到你的书在很多书店出售,在咖啡店也看到很多书,所以在中国随时都可以看到李开复三个字。

我想对于你来讲,你在中国,在中国成为这样一个创业家的梦想,其实你是一个中国人,你是怎么样想的呢?

李开复:其实你也是非常知名的,你看马化腾先生也是知道你的,也读你文章的,我也是实时跟踪你的文章的。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讲,我的梦想总是希望帮助到中国的年轻人,之前我在微软工作的时候,我也做过这样很多的工作,做过很多的演讲,去写很多的书,希望能延伸到年轻人这边,包括在谷歌,还有社交媒体,我是写了更多的书。现在我在做创新工场,我们又看到社交媒体也是流行起来,所以写微博等等。我看到你在电视你,五年前人们看到我,会说我读过你的书。所以我想用各种各样的为我所用的方法和媒体,去接触到这些人,给予他们这些条件。

主持人:是不是所有写的微博都是你自己的,有没有写手呢?奥巴马的的Twitter,是官员帮他写的,是你自己写吗?

李开复:两个主要的微博都是我自己写的,其他的微博是复制的,新浪和腾讯的微博是我自己写的。

主持人:你很希望去帮助年轻人,包括中国的孩子和中国的父母都非常喜欢你,因为你给予他们很好的工作,给予他们创造这样工作的机会。当你离开之后来创建创新工厂,我想这里在中国也有文化的变化。就是最出名的人不是只想给微软、谷歌打工,他们想自己创业,创造自己的历程,你是不是能够同样获得这样的人才呢?就是相比于谷歌和微软方面相比。

李开复:我觉得工程方面的人才是一样的,但是要想去外企公司打工的人,可能会保守一点,能够保住饭碗,能够拿到高薪。想做公司,是有兴奋感的,他们想做自己做的事情,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宁愿拿工资低一点,也是希望有机会创新,能够有兴奋的旅程。

主持人:我讲的交际这两点的交际并不是很大的。你创建了创新工厂以后,简历也是如雪花飞进来,如怎么壮实自己的能力,并且接触到人才呢?

李开复:可能你谈的是工程创新人才,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关键的。当我们第一开始的时候收到的7000份的简历,现在每天差不多会有50万份的简历,我们也做很多大学的宣讲、招聘,每年都会去做。希望能够把他们和我们投资的公司去做一个对应,把他们导向到我们投资的公司,我们也找创业家,创业家这种人才的才干,要远远高于我们的期望。

但是我们也找到有一些缺陷,比如说经历并不是非常丰富,但是他们很刻苦、非常吃苦。我们也是中国企业家做到成功很重要的品质,我们也发现系列的创业家,包括本地的企业,包括在跨国的企业。他们非常愿意放弃之前事先很成功的经历,只是去追求想要成就的东西,希望向他们设定的方向迈进。他们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

主持人:现在中国企业家还处在蜜月期,有很多的投资,可能从现在来讲,可能在以后会变得更加容易。当我们看现在这个情况,比如说中国现在是不是能够去接受这种失败呢?能够接受这种挫折,对于这些创业家来讲,比如说IPO的情况也不如以往这么的方便了。

李开复:在中国和硅谷的情况是一样的,对于冒险的事情都是有保留的心态,但是在早期并不是这么明显。其实,对于这些上市十亿的出现的话,我们也想说做到这一些,是五到十年的过程,你自己起步的时候也是需要这样的过程,他们对于自己的能力和资本的估值并没有影响到我们早期做投资的判断。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坏的事情,可能人们临阵怯场了,这不是很麻烦的事情。

主持人:其实对于你自己来讲的话,你自己是一个创业家,在创建孵化器的时候也是白手起家的。在后谈我们也谈到了的,现在很多事情的关注点也是转变了,有一种变革。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对于您进行了访问,然后您指出你们有一些比较好的孵化器可以作为一种导师,您觉得这样的前提现在出了什么样的问题?

李开复:当我们刚开始创造创新工厂的时候,我们是和我们理想的模式是比较一致的,我的朋友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的有帮助的。我们有一系列的人,这些年轻人他要去创建自己的公司,我们最开始的九个月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运作的,当时的点击率非常高,也非常成功,但是我们发现这种模式无法吸引最好的企业家,因为企业家不吸引有一个导师来告诉他需要做什么。他们希望能够去拥有自己公司股份的多数股,希望能够自己去决定自己的未来。

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都不希望这样做,我们不能够进行公开的申请,否则的话会有很多的公司来去申请,因此我们要去选择比较好的,具有很好业务模式的申请者。然后我们要雇佣一些人员,要去确立我们的结构,还有资金的体系等等。

我们发现这样的一种模式是正确的一种模式,我们认为确实要建立一个小的公司,这是最开始的。接下来进行实验与不断的积累经验,需要一个独立的企业家来做,我们为他们提供了所有的服务。当有了这样一个企业家的时候,我们就相当于雪中送炭一样,我们有15%到20%的人是被选择出来。他们是有着比较好潜力的,我们要选择这些好的企业家来进行6到9个月的实验,然后我们发现通过这样的模式最后成功地企业家是非常多的。我们知道,一旦他们做完了的话,进行实验之后比较好,你就会获得比较多的资金,来帮助他们法,筹集资金是需要很多时间的。有三点对于企业家是需要很多的时间,一个是雇佣人才,还有每天要做的日常工作,第三个是筹集资金。我们找到了很好的人才,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节省时间,当然他们必须做这三种事情,当然我们可以帮助他们降低时间,去关注自己的要点,去集中销售自己的产品,去降低风险,这是我们最近的创新。因此我们要决定筹集资金,提高规模,达到2亿美金,以便我们能够找到这样模式的公司,使他们走过整个的路程,可以从B公司变成C公司,不断地发展我们现在的模式是一种整合的模式,有很多的元素是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整合的模式是最适合中国的。

主持人:有一些人,他们也做了自己的公司去模拟好莱坞等等,他们看一看这些企业家怎么样能够满足自己的需求,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模式,你建立模式的时候,有一些合作伙伴,你有整个的团队帮助你雇佣一些人,雇佣人才。好,您觉得你们到底是孵化器还是风投呢?

李开复:我觉得我们必须是一个有比较好的孵化功能的风投,我们提供这样的附加值,在中国我们能够提供更多的帮助,我们这里有45个员工,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一些部门来进行员工和人员的雇佣,我们还会找到一些大学的毕业生,从这些候选人里找到潜在的企业家。我觉得通过这样的做法可以产生比较好的化学反应,帮助这些公司不断向前发展,因此我们是风投和孵化器之间的联合体,从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降低了孵化器的功能,更多地朝向风投发展。

主持人:您提到了要快速了解一个产品和理念是否能够运作,您确实看到了有一些产品无法马上变得流行,他们在市场上需要一定的时间变得非常流行。这里有很多硬件公司作为例子,还有一些公司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提高市场的份额,而现在他们的价值可以达到几十亿美金,如果最开始没有这样的沉淀是无法取得这样成功的。你觉得,什么时候是需要我们有耐心和时间取得成功的?

李开复:你知道资本市场要提高效率,我们的企业家是有自己的自由的。但是我们给他们提供钱,让他们利用这些钱,我们给他们提供一些理念和点子。告诉他们这个点子可以,那个不行,给他们提供这样的帮助,公司会有自己的方向。但是,在我们的帮助之下,他们会变得非常成功。譬如说电子优惠券,几个月之后变得非常成功,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附加值,因此我们并不是拔这个插销。我们是给他们提供建议,接下来应该怎么样进行投资。我觉得我们所拥有的模式,强势是开始建立一个公司的成本,现在在世界范围内达到了历史最低。在中国创建新公司的成本就更低了,因为劳动力比较低。而中国的价值评估是比较好的。

我们的模式好处是可以利用高的估值和低成本公司的建立,这样的话是不需要十年才去找到方向但却是有一些公司成功,有一些失败。

主持人:您提到了企业家需求您的帮助,有的是非常好的,有的不是非常好的,您是否能看出这样的企业家呢?

李开复:有一些人看起来不像企业家,我们却对他们很有信心,我们有很多人的团队去看这些人,看这些人是否做好了准备,或者不适合企业家。这样就限制和我合作伙伴去沟通的人了。

首先我觉得所有的企业家通常来说,我们会看看他们比较好的优势,他们想去成功,自己做的事情有热情。但是有时候看到一些红灯,因为他们不会做很好的作业,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去了解自己所要经营的领域。同样来说,风投领域当中我们都是产品和公司,我们希望企业家比我们了解得更多。过去的经验,第三点,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去确保他们有作为一个领导者的潜质,因为在中国比硅谷更平常,很多公司都不断地变换CEO。因此我们要确定这些企业家能够变成CEO,不断地向前发展。从这个角度我们期望他们有领导者的精神和正直诚实的,如果他们以前做的不好的事情,我们都会有质疑,都会打折扣。或者说,他们可能会从一些公司那里盗取源代码,毫无疑问,我们都不会对这些公司进行投资。

主持人:你们是有冷冻期的?

李开复:是的,冷冻的区域。

主持人:有一些人从大学辍学了,没有工作,这样的人你怎么看?

李开复:看中国和美国的区别,美国有一些人找到了自己的热情,就从大学退学了。但是中国人不一样了,中国人可以在20岁的时候找到这样的潜力和磨砺。现实是,现在的社会并不是特别支持失败,中国的教育,大部分是死记硬背的。在目前的阶段,你知道将是很难找到一个20岁从大学辍学的人,然后创建下一个腾讯或等等。会有一个例外,有一些人可能会这样的目标,但是从这样人当中去取得成功的话,还是比较小比例的。我们不能和15000个人沟通去找到一个人,马先生是一个例外,你可以看看人人网开始了自己的公司。这些人都是有经验的,选择他们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我们愿意和他们打交道。我们作为一个孵化器来说是有社会责任的,要帮助这些企业家去发展,我们有一个项目要去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提供培训,把企业社会责任作为我们投资决策的重点。

主持人:您提到了那些人,那些人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在硅谷或在硅谷的公司当中取得非常的成功,来帮助他们进入到了中国,在中美两的个生态系统当中去取得成功。您现在在中国的企业家的发展当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您觉得中国公司是否需要硅谷,是否需要他们在硅谷当中游行呢?

李开复: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我读了您的文章。现在不仅仅是要需求成功的,一些好的公司也要找到模范。我觉得这些模范要带到中国是很重要的。我们非常幸运的是有很多朋友,还有LP和投资者。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段对,我们这里有很多的资产,要去学习,跟他们建立电脑。硅谷当中的人很多是兴奋的,希望能够来到中国。我们可以把硅谷和中国连接起来,作为桥梁。我们也跟硅谷的公司进行了沟通,他们要进入中国,我们可以和他们成为合作伙伴关系。

主持人:之前去年和天津我们都参与了一个大会,刚才提到现在有很多山寨。但是有很多人说,创新工厂其实也给予很多山寨机会。我想说,对于这些创业家来说,有多少企业家很熟悉商业模式,他想希望我去填补这个空白,真的创新、突破性的。创新工厂碰到好的点子,有没有碰到难题呢?

李开复:我说过我们是风投呢,我们有一些信念和战略性的指导我们,我们用这些方式寻找杰出的创业家。有些创业家的点子也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受到了一些企业家的启发。我们对于投资家来说,如果我们没有评估他们潜力的话,我们是不负责任的,我们不会衡量你有多少的专利,你将来会申请多少专利。我们反而会衡量对于你的用户带来的潜在价值是什么,你的生意计划是什么样,你是不是创业家。

我们现在有非常令人激动的企业家,会在今天下午登场,让大家评选是否有创新性。

回到去年在达沃斯论坛上的讲话,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很难在中国复制的。以腾讯为例子,关于腾讯有很多争议的话语、评论。我觉得腾讯是做得非常成功的,从某些衡量来说,他们是很成功的公司,因为他们当时的商业环境,以及整个的商业策略。另外,他也是受到美国创新的启发的。经过这种微创新的逐渐创新,他们就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创新,也构建起了这样庞大的公司。他是从一个理念开始的,可能是别人已经有的点子,然后把点子聚合在一起,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创新。

主持人:Facebook、谷歌、苹果都是这样的,他们不是首款推出了MP3,但是把MP3做到了极致。

李开复:这都是极致的。

主持人:你来到中国和很多公司打交道,有很多的硅谷公司在中国有很好的争议。你觉得这些大公司进入中国是不是做得越来越好呢?就是大型的知名硅谷公司?

李开复:这些公司在美国如此成功,在韩国也是如此成功,他们很难思考,在中国难道不一样吗。所以他们的失败是一个教训的,接下来,这些知名的硅谷公司应该更加谦卑地了解、深刻意识到中国是不同的市场,从而采取不同的战略,才能进入中国市场。另外,你也要在中国找到信任的人,来运营中国的业务,来驱动你的团队,因为中国是很不一样的,而且市场需要你这么做。

我相信这么一点,就是中国的价值越来越地人被认识到,相信在未来,我们肯定会是吸引到美国公司来到中国,也同样在中国获得成功,我相信在未来会的,但是现在是不会的。

主持人:腾讯、阿里巴巴都是中国大型的公司,他们想进军美国,他们在美国会不会比我们进到中国更好呢?

李开复:美国对于中国公司来说是很难的一个市场,是很难打的市场,因为这两个市场太不一样了。美国的市场可能是从上螺旋式发展的,中国是从草根往上走的,所以这两者不是一样的。

中国,我们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更加白热化,而且这个模式也是非常不一样样。所以我觉得中国公司进入美国或日本、欧美市场,都会非常艰难的。但是我也看到有一些中国的公司,他们所选择的战略、策略,是进入一些发展中市场,或者是欠发达的市场。比如说东南亚、印度尼西亚,还有泰国、菲律宾,这些东南亚的国家,我觉得这还是一个甜蜜点的。因为对于东南亚来讲,相比于美国更接近与中国,另外市场又足够大,但是本土的公司又不够壮大,所以中国如果在东南亚国家试水,可能慢慢地进入到东欧、俄罗斯或者是南美等等。

主持人:我们知道很多的美国公司现在来看的话,我们好像还不能知道在一线上发生什么样的状况,比如说在中国的市场会是什么样的,但是像你们来讲的话是非常了解中国市场的。比如在印度的话,他们在通讯市场上带到非常去,因为在非洲挑战是很类似的。

李开复:中国在非洲也是成功的,像传统企业来讲,也住进看到了互联网企业在非洲的成功。

主持人:像你说到的高朋,在中国也感觉是四面楚歌的状况。他们也认识到进到中国市场,应该采取比以往更快的步调?

李开复:是的,他们也这么尝试了。

主持人:我们还有35秒的倒计时,是不是能够给我们创业家提供建议、忠告呢,他们是梦想家,他们想创立自己的企业,可能他们还有犹豫,没有办法开始自己的旅程?

李开复:首先你要确定有互补的团队,有很多企业都是孤军作战的状态,希望有一个团队来创业。我们今天这个大会已经开启这样的旅程了,从我们同行来学习,我们相信我们在未来能够创建伟大的中国公司。

主持人:刚才谈到团队,你如何去寻找一个联合创始人,大家希望有一个联合创始人,但是你如何找到一个联合创始人呢?有没有建议呢?

李开复:你要找到一个跟你经常合作的人,不可能说在今天的会上随便找一个,这是一个玩笑话,在这里的人也可以与你进行很好的搭档的。

主持人:我刚来的时候就是在酒吧里面,然后也就在当时的一些人认识的,我们就开始成立这个会了。但是你知道吗,这两个人后来没有在一起合作了。

李开复:比如你今天认识的人,逐渐几年时间会创建出很坚实的互信关系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你和我们创办了这样的大会,另外也感谢你参加这样的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