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47个项目,18家拿到A轮,总投资超过2.5亿,吸引外部VC投资5亿……这是2009年9月创办创新工场之后的今天,李开复交出的一份答卷。坐在第三极大厦18层办公桌后面的李开复显得优雅淡然,表情轻松,他的微博也越来越活泼随性,这次去博鳌,他写的博鳌奇谭被广泛转发。

李开复的“二次认证” 

出生日期:1961年;毕业院校: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学士),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博士)

工作经历:1998年加盟微软,并随后创立了微软中国研究院(现微软亚洲研究院),2005年加入谷歌,担任谷歌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2009年离职创办创新工场。

主要投资项目:点点网、知乎、心游科技、同步助手、移花互动(酒店达人) 、安全宝、北京磊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涂鸦移动、行云等。他离开谷歌,创办第一个机构化天使:致力于孵化+投资的创新工场。他探索、转型,完成了从经理人到投资人的转身。

 

 

投资47个项目,18家拿到A轮,总投资超过2.5亿,吸引外部VC投资5亿……这是2009年9月创办创新工场之后的今天,李开复交出的一份答卷。坐在第三极大厦18层办公桌后面的李开复显得优雅淡然,表情轻松,他的微博也越来越活泼随性,这次去博鳌,他写的博鳌奇谭被广泛转发。

“创新工场开始的时候,工程师、工场投资人和媒体都还比较接受我们,有两种人对我们是持观望态度的,一个是创业者,另外一个就是VC。创业者心里抱着一个问号:你们团队就这么三五个人,提供的支持也不会比别的VC多,我为什么要拿你的钱?而VC整体对孵化器有一个比较负面的认知,觉得孵化器孵出来的,能有多厉害?因为没听过哪个孵化器孵出来一大堆产品。”李开复说。

如今,他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4月底,创新工场又要搬家了,办公面积将再次扩大。而创新工场的项目,也已经被VC密切关注且多个获投。

鼓动高管加入工场创业

2009年,李开复刚开始做创新工场的时候,许朝军说,自己那个时候还没看懂。

在这之前,许朝军记得,创新工场在2009年或2010年的时候给他发过短信,那个时候,他在盛大边锋做总裁,没有回复。

2010年站长大会,李开复坐许朝军右边,左边是蔡文胜,在台上讲完移动互联网,李开复就在台下跟许朝军聊创新工场。两个人认识多年,许朝军在“人人网”工作时即参与帮助李创办“开复学生网”。

“他说有机会创业多好,赶紧创业。当时在那个氛围下,站长大会的站长都是创业者,还是挺感染人的。”许朝军说自己考虑一下。

其实刚从人人出来的时候,他真的想过创业,但因为竞业禁止协议,不能做和社区相关的东西。后来去了盛大,起初被人喊许总的满足感已经退去,他发现那些都是浮云,每天做有价值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又冒出了创业的念头。

两个人后来约着吃了一顿饭,吃着烤鸭,许朝军对李开复说,等我选定方向就找你。

“谈的时候我也没想法,开复也没想法,但是我们大致有一个方向,第一个是移动互联网,会有很多的机会,第二个是社交网络,还会有机会,既然工场愿意投资,所以我就说行。”

随后,许朝军满世界找模式,还去美国一趟,待了两个月,回来以后,他直接找李开复,说自己定好方向了。许朝军把自己做点点的想法跟李开复讲了,李开复没有任何异议。

“今天我觉得他们很看中的是人,我也在微博上发了我的决心。”许朝军说。当时拥有近千万微博粉丝的李开复当天就转发了许朝军的决定。

“我们来的第一天,创新工场就帮忙注册公司,然后第一天可以孵化,我可以什么都不用管,直接搬过来就可以开始做产品了,我们公司第一天就具备创业企业的现代架构,就跟硅谷的公司一样。”许朝军说,这为他后面的融资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因为创新工厂提供的这些便利,点点的产品在2011年4月份,提前了三个月发布,抢占了先机。盛大是6月份发布的,网易是8月份,新浪是5月份。

 

“第一很重要,用户先去了别的地方,再过来就很难,就像打枣一样,第一个去打的,摇一摇全下来,全是红枣,第二个去摇的全是青枣子,又苦又酸,然后最后去的什么都没有了,就剩叶子了。”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创业精神的导入,创业精神就是星期六加班,这种东西刚刚开始就有,我们团队进去的时候,因为还有其他团队,所以创业精神很浓。”许朝军说。

招聘是创新工场的另一个增值服务,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新闻发言人王肇辉说,创业公司去高校招聘其实很困难,因为企业能做多久还是个未知数,李开复带着创新工场旗下的团队,只要往学校一站,至少来个几千人。创新工场把招聘来的人才放在人才库里,在内部召开双选会,和旗下的企业进行双向选择。

给创业者做梦平台

黄继新是在2009年12月份进入创新工场的,之前他在搜狐财经做主编。因为采访,他认识了李开复,加上跟创新工场投资经理张亮曾经做过同事,黄继新毛遂自荐。李开复和汪华跟他聊了之后,觉得还不错,当时正需要投资分析师,就这样他进入了创新工场。

去创新工场,黄继新其实有别的想法。“我觉得我的未来肯定在互联网上,所以我要去更好地接近做互联网的人,去理解他们,我这个人也比较想帮助别人,如果能给人带来帮助,就善莫大焉了。直接感受到这个产业的脉搏,感受到特别新的东西,从里面不停地强化自己的学习能力和信息吸收能力,这些都是很让我兴奋的。”黄继新说。

2010年8月,周源在筹备知乎,跟创新工场搭上了线,黄继新参与帮忙,2010年12月内部上线,在这个过程中,黄继新喜欢上了知乎这个事,决定离开创新工场,加入知乎。

“这个事情我非常非常热爱。”黄继新说,他当时着迷到每天都在琢磨这件事情,下定决心后他把决定告诉了李开复。

“我说开复跟你说个事,开复说什么事,你要去知乎吗?他已经感觉到了,因为我在谈论知乎的时候,眼神都是不一样的。开复说我早看出来了,你去知乎吧。”黄继新说。

那是2011年3月,知乎还没有进驻创新工场,4月,知乎拿到创新工场的天使投资,入驻创新工场一个月后,黄继新正式加入知乎,虽然身在创新工场,但已经是知乎的人了。

像黄继新这样,从创新工场内部“跳槽”的人还真不少。原谷歌公关总监崔瑾,本是创新工场市场总监,去了豌豆荚做联合创始人;投资分析师王然,去了创新工场旗下的计划.FM,做商务,让人不得不感叹,创业的魅力太大了。李开复开玩笑说,以后创新工场的人,必须要待够一年才可以加入旗下创业公司。

和黄继新相比,徐磊的目标更加明确,他事前和李开复早有约定。

“我到创新工场,有点儿类似于像现在所谓的EIR的模式,就是入驻企业家,上一次创业退出之后,我想先做一段时间的积累。”在上一家公司做CTO的徐磊是硬件背景,但更看好移动互联网模式,他觉得自己需要先在一个平台上了解一下,才去开始真正的创业。徐磊通过LinkedIn给李开复发了个消息,正好双方有共同的朋友,聊了几次之后,2010年4月,徐磊进入了创新工场,并担任BD总经理一职。

“创业家计划的人,都曾经在知名互联网公司担任高管,等他想好下一步做什么,就可以启动自己的项目,而他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把过去的经验和人脉分享给这些年轻团队。”王肇辉说,前瑞星研发中心总经理马杰、前百度首席架构师周立民,包括徐磊,都属于这个范畴。

刚到创新工场,徐磊更多参与的是点心的项目,那个项目是创新工场的idea,创新工场一成立的时候就启动了,当时有20多个人,全是一帮工程师在做,还没有灵魂人物,徐磊作为平台的人来参与他们的运营,帮他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包括早期跟高通芯片公司、跟运营商,还有跟手机终端厂商的合作,由于徐磊的硬件背景,他介入点心更多一些。

 

点心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徐磊觉得还是很需要一个CEO,让公司进入一个快速的成长通道,原有的团队可能相对还是过于纯技术了。他们面试了很多人,面试到张磊的时候,觉得各个方面应该比较符合大家的预期,而且张磊也比较愿意做这个事情。当时张磊在百度,是通过一个沙龙认识的。

让他们费周折的是游敏丽,当时游是腾讯无线的产品运营总监。谈了很多次后发现,游敏丽其实也很有创业的想法。在见过工场核心管理层后,她飞到北京,做起了点心的产品总裁。

布丁大概是在2010年7月份开始启动的,徐磊参与组建了这个团队,随着张磊、游敏丽加入点心,徐磊时间多了,可以腾出手来跟踪这个项目,11月份这个项目的发展达到预期,徐磊决定离开创新工场平台部门,转身成了布丁的CEO。

模式之变

其实创新工场最早走的都是布丁、点心这样的模式。徐磊说,最早的时候,创新工场平台上的投资人会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做一些预先的规划和部署,有一些所谓的内部项目,自己招聘一些工程师做起来。事实上的确如此,创新工场早期招聘,招的全是工程师和产品经理。

“这也很好理解,因为创新工场刚刚开始,本身像开复、汪华包括我们这些团队的人,其实对整个行业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看到一个行业机会摆在那儿,如果不早一点开始做,等着别人去做,然后你去投资,时机上就会有一定的问题。”徐磊说。

“一个是行业的时机,另外一个,作为一个投资机构,创新工场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可能也还不足够,所以首先就以这样的方式启动起来。”徐磊说,事后证明,这种方式确实也帮助创新工场在业内积累了口碑和资源,之后再去投资其他的团队,就相对比较容易。

徐磊告诉《创业邦》,这个模式的项目有几个:豌豆荚、友盟、布丁、应用汇,包括现在已经被百度收购的魔图精灵也是这个模式。

“模式就是工场来帮创业者搭团队,但是这几个各自又不同,每个特点不太一样,比如说友盟最典型,创始人来工场时只有一个人,工场帮他搭起了团队,工场帮他招募人,然后他不断地展现出自己的领导能力。”黄继新说,其实也有一些项目是大家在日常沟通中产生的想法,都是水到渠成。

豌豆荚就是一个典型,最早是几个产品经理在做,曾在谷歌工作的王俊煜,当时经常来创新工场和老朋友们见见面,顺便出出主意,帮忙定义早期产品的概念、远景和路线图,一两个月后,王俊煜干脆来到创新工场,成为豌豆荚的联合创始人。豌豆荚A轮融资时,原百度首席架构师周利民,也加入豌豆荚,做了公司CEO。他们之前都一直在共同打造这个项目,彼此已经很熟悉,不需要任何磨合。

“内部孵化本身有弱点,这些人之前的创业经历并不足,需要工场手把手地来带。开复也讲过,一开始工场也想自己做,但是你自己做,手把手地带的话,其实对创业者要求更高。”黄继新说,“因为有的人适合做创业者,有的人不适合,这个不一定是教得出来的,创业经验不足的人,你要去手把手教的话,这种风险其实更大。”

“最早的几个项目,点心、豌豆荚等都来自于汪华和开复的idea,但是再后期的这些项目基本上都来自于创业者自己,我们也在做转型。”王肇辉说。创新工场后来开始转型,寻找有一定规模的创业团队。

 

徐磊告诉《创业邦》记者,无论是原来孵化的,还是后来的,早期团队的人,一般情况下都会有股权,虽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员工持股,但是通常还是会做到比较高的员工持股比例,这些员工还都是握有股权,至少是有期权的。

“创新工场从来没有成为控股股东,一般情况下创新工场都还是小股东而已,所有的情况都是团队是大股东。”徐磊说,“创新工场一开始就会预留出来一部分股权,留一部分给未来的团队建设,不是说一开始就会分完了。”

他做的布丁,即使做完A轮,包括他在内的整个团队占股还是超过50%。

看大势

“如果没有创新工场,我们也肯定会融资,但是不会那么顺利。”许朝军说,点点在2011年3月的融资,也是创新工场创始合伙人汪华给出的建议。

许朝军记得,2011年春节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汪华告诉他,赶紧开始融资。

“我说我们的产品还没出来,他说赶紧搞出来发布,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个热度,他说这一波会来得快去得快。”许朝军说。

汪华问许朝军需要多少钱,许说1000万美元,汪华说行。“但是我当时就觉得500万美元也行。没有工场的话,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在A轮可能只能融到500万美元。”许朝军说,他说了价格,就全部托给创新工场了。

产品做出来了,项目也公布了,红杉跟许朝军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他们给许朝军一个Term Sheet,许朝军不要,周逵非要给,搞到晚上12点钟,许朝军当时没答应,第二天周逵去武汉出差了。下午,联创策源的冯波就跑过来了,因为不久前许朝军去包凡处讲项目的时候,包凡给冯波和启明创投的甘剑平也打过电话。

冯波和许朝军很早就认识,聊了两个半小时,冯波说,别人给他什么价格,联创策源就给什么价格。

最后双方都往上提了价格,共同进行A轮投资。私下里,冯波对许朝军说,家和万事兴,三家机构关系不错,这个组合还行。

“我很感动的是, A轮结束的时候,汪华跟我讲,今天多了两个投资人,但是工场永远会站在我这边,并且会是最后会陪我陪得最远的一个投资人。”许朝军说。

许朝军认为,创新工场的竞争力会让他得到最好的项目和最好的创业者。“因为我是创业者,我也一定会追随创新工场,因为在他的上面平台会更大。”

2011年8月底,创新工场第一支美元基金募资关闭的时候,已经达到了1.8亿美元,今年2月底又关闭了一个4亿左右规模的人民币基金。

许朝军觉得创新工场很聪明,对时机把握得很好。

“他们判断很准,如果去年在整个资本的热潮退下来之前,他们没有融到基金的话,会很危险。为什么?因为钱都投的差不多了,要支撑整个体系的运转,需要更多的资本管理费。基金的规模越大,管理费越多,孵化服务越好。”许朝军说,他记得当时创新工场要募资的时候,他们新的基金有一些找他们来做尽职调查,问他对工场、对开复、对汪华的看法。

“他们也是创业者,如果把创新工场看成一个创业公司,他成功的原因就是:方向是正确的;时机是最早的;团队是牛逼的,创新工场旗下团队都很棒;还有一个是,运气也不错,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这两年发展的太快了。”许朝军说。

李开复“攻略”

我的“最爱”:

Ÿ 是否处于爆发式成长的领域,而且要在大领域里挑小领域;

Ÿ 我们只投能够成就巨大价值的公司,具体说是10年后估值10亿美元的公司,在这些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刚开始就要看它所在的领域跟方向是不是爆发式成长,它转换成收入和营业额的可能性有没有;

Ÿ 创业的成本投入一定要非常低。如果说你要建立一个巨大的渠道或者要开工厂,或者要复杂的物流什么的,我们就不会投;

Ÿ 一定要可本地化,在中国是有希望的;

Ÿ 要有差异化。团购是最好的例子,虽然增长是快的,它的价值和营业额未来也可以很高,绝对可以本地化,但是在差异化和成本投入上,让我们觉得不能跟进

出手逻辑:

Ÿ 机构化的投资模式:“天使投资”+“孵化器”模式进行,企业可以选择入驻创新工场接受孵化,也可以选择不入驻只接受资金支持

Ÿ 外部招募项目为主,自身孵化项目为辅

Ÿ 只投“轻公司”或“瘦公司”:即不需要沉重和庞大的物流、工厂等需要庞大资本启动,而只是一个创新的产品或应用,可以通过不断“迭代”改进发展的项目

Ÿ 投资领域相对集中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TMT高科技领域为主(例如:基于Android生态系统的项目、游戏生态链里“轻创业”模式的项目、社交、LBS。但是不会投团购,电子商务B2C,做平台的LBS方向),基本不做传统行业投资

Ÿ 不但给予资金支持,更多给予孵化项目的配套服务

Ÿ 更看重培养孵化企业的平等、分享、自由、创新的企业文化价值观

给兄弟们的建议:

Ÿ 企业不仅要赚钱,而且要值得尊敬

Ÿ 跟天使投资人要互相信任、互相尊重

Ÿ 创业者要更专注,既有魄力和胸怀,又善于听取意见

Ÿ 高科技企业更需要一批很能干的人和团队,有愿意分享、透明、平等、创新的机制

Ÿ 创业者最好不要找君主式的老板,如果已经找到,在协议条款上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把董事会的决策权让出去,不要给太多的股份

Ÿ 宁可阶段性拿少一点钱,因为好公司会越来越值钱,与其一次释放40%~50%的股份出去,不如分两次释放,这样每一次价值更高了,反而可以融到更多的钱

Ÿ 不要怕失败,有可能拿了一点钱,6个月后没钱了,项目可能就要倒了,但是没有关系,从头再来

兄弟连:

截至2011年12月,创新工场投资孵化了包括点心、点点、魔图精灵、豌豆荚、友盟、知乎、涂鸦异动(Doodle)、行云等43个项目。其中16个项目进入A轮,融资规模从500万~1000万美元不等;两个项目被收购(其中魔图精灵被百度收购);超过5个项目(包括点心、点点、友盟等)拿到外部公司的投资;而所投项目中只有三个关闭,两年中关闭率不到10%。(截至2012年4月上旬,已经投资47个项目)

天使看天使:

Ÿ 现在是中国有史以来最独特和最佳的一次创业机会:创业成本低,失败概率低,面临竞争小

Ÿ 投资需要顺势而为:在爆发式增长的大领域里再挑选爆发式增长的应用

Ÿ 创新工场“资本投资+孵化服务+专家判断和指导”的孵化器模式很难复制

 

 

(新闻来源:《创业邦》杂志(北京) 采访:刘恒涛 翟文婷 郑江波 文:刘恒涛 摄影:黄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