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万+天使涌现,当BAT发力,早期机构何为?

当一万+天使涌现,当BAT发力,早期机构何为?

去年9月,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宣布生病离岗,至今没有痊愈。这对创新工场自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要知道,互联网、创投界看似永远就讨论那几个要素性的问题,但这个圈子仅需几个月的功夫,在趋势、潮流与格局上,可能就发生深刻性变化,见山就不再是山。缺了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如何把握趋势,并随之应变?
 
李开复缺位,工场里最该顶上的就是联合创始人汪华。他从来都是创新工场里的投资大拿,每一次他的公开演讲,总是能给创投界带来不少启发。(有心者可以自行在虎嗅查询。)而李开复病休后,汪华除了继续盯住投资,还需要对工场的未来规划、发展道路、内部事务给予更多关注。
 
最近,虎嗅采访了汪华,探询到这家VC机构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
 
投资环境变化:当中国有一万个天使出现、当BAT在发力
 
从创新工场诞生的2009年到现在,汪华认为投资环境正发生着巨大变化。
 
第一,创业这事儿越发“环节化”。创业者可利用的工具越来越多,数据的存储、资源的开源、到达用户渠道增多速度变快等等。之前的创业者在没有微信和微博,要将自己的产品送达用户得到反馈,远不如现在方便和迅速,但汪华认为这也不并意味着其成功率会变高了,只不过创业者付出的代价会更低一些,现在做出有影响力的产品需要的人手越来越少,给予创业者的杠杆会越来越大。
 
第二,创业的门槛变低。这就形成了一个现象:越来越多的人就有能力成为投资人,早期投资会越来越分散,竞争也会更激烈。
 
第三,行业投资人会变得越来越强大。既懂行业又有资金的的行业投资人,较光有钱而言,就显得更为重要,因为他在早期不光能给创业者资金,更重要他还能给创业者行业内的资源及建议。(汪华在此补充举例说,如果当年谷歌没有退出中国的话,他可以就会在谷歌内部申请成为行业投资人来投资自己熟悉的行业。)投资人越来越需要理解行业的变迁,这时一线操作的人、或更年轻的人,就占有了投资的优势,传统的GP、LP的风投制度,会越发变得不合时宜。
 
举例来说,在广义的游戏领域,现在很难有投资机构能超过腾讯,因为后者本身就有行业数据,又有对这个行业的深刻理解。BAT唯一的限制因素在于,其效率和对投资的重视程度。汪认为当BAT集中于投资领域的话,有两种投资人将面临生存问题:
 
第一,不能给创业者真正价值、以及不能集中于一个领域的投资人将会被淘汰。
第二,偏晚期的投资人,它们一般无法与BAT进行对抗。
 
不过,汪华认为,虽然创业者越来越容易获得天使投资,但“这对创业者来说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第一,一个项目有10家天使来投资,往往导致天使人无法专注于某个项目,也没法为单个创业者提供更多帮助;
第二,项目很容易拿到天使资金,数量变多,自然带来A轮的很高淘汰率;
第三,天使人承担着天使轮的风险,却拿着A轮的收益,这情形不会长久。
 
创新工场怎么应对?
 
与其他VC一样,创新工场面临着上述变化及相应的挑战:当市场出现了1万个天使投资人,创新工场如何为创业者提供更大的价值?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汪华还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并没有清晰地给出创新工场的决策与步骤。但他称,有两个原则是创新工场会坚持的:产业链式早期投资和建立投资生态系统。
 
我们先来看第一点:投资产业链。
 
汪华对此的解释如下:
 
互联网界,大的变化几年一次,中等的变化可能一年一次。创新工场作为早期投资,需要追逐变化“可能”最大的行业,进行过饱和投资、上下游投资。因为只有进行产业链的投资,投资人才能深入地了解领域,与创业者同级别对话,了解其需求,甚至可以与创业者共同成长。
 
事实上,创新工场从2009年对移动互联网的投资,就遵循了这个准则。目前它在智能硬件领域里的投资亦是如此。据其称,它在智能硬件投资了10多个项目,分别涉及生产制造、解决方案、销售渠道。
 
如果说第一点是一以贯之的话,那么第二点可能是汪华们现在正在深入思考、并将付诸以实践的——创新工场现在已投了120多家公司,其中已有约10家获得了10亿美金估值,已然成为一个“工场生态”,能不能在这个生态基础上,让它形成一个再投资、自循环的体系?如果这一点能达成,创新工场可以比别的VC多了更强的竞争力,生态运转起来激发起来能量自然较创新工场若干投资经理单方面投项目带来的能量更为雄厚。
 
具体怎么说?汪华语焉不详地解释了下,虎嗅也就不甚完整地理解如下:
 
——案源生态与上下游生态。由于是投资行业链,创新工场的投资对象们往往在上下游方面能捉对组合。汪华以《暴走无双》为例,这是由同为创新工场的投资的展程科技和暴走漫画共同开发的游戏,上线当天即获得50万的用户量,正是由于创新工场这种产业链的投资,所以在创新工场内部可将内容提供商和游戏制作方很好地对接起来,从而更高效地形成产品。
 
——自助生态。总的来说,创新工场投资公司CEO都还有比较强的“家族”认同感,现在工场系内有“兄弟会”和“内部班”,它们都是由成熟创业者来讲,会针对创业者遇到的问题给出具操作性的解决方法,使创新工场形成一个自助发展的生态体系。
 
汪华进一步透露,创新工场CEO们甚至可能筹划由他们自己出资组建的基金,创新工场也会将现有的利益更多地让渡给创业者。
 
如此看来,创新工场在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在创投界的“工场系”。
 
雷军是国内最优秀的天使投资人之一,众所周知,其下也有所谓的“雷军系”。汪华不愿接虎嗅的话头将“创新工场系”与“雷军系”直接做比,但他强调自身两个特点:一,创新工场系内部不封闭,由于公司小,相互之间开放性与交流性合作性更强。二,将来,创新工场系里的创业公司实现IPO,最大获益者不会是创新工场、不会是“某某人”,而会是系里的CEO们。
 
汪华的投资思考:三个阶段和移动公司的进化
 
采访汪华,自然免不了请他谈下对当下移动互联网的趋势看法。
 
他认为,他从2009年认定的移动互联网几阶段的判断,现在也不过时:
 
第一个阶段,系统红利。投资对象是技术工具软件,就像豌豆荚、点心之类的项目。因为当一个新的平台操作系统发展起来时,核心服务、核心工具都在里面能让这个平台变得可用。
第二个阶段,人口红利。投资对象是Time Killing类的项目,娱乐、阅读、游戏、社交等等,所以创新工场当时投资了墨迹天气。
第三个阶段,决策红利。当拥有了娱乐性和个性,积攒了足够多的用户之后,移动互联网就可以帮助用户来完成一些决策性的事务,如快的打车和滴滴。
 
2014年,人口红利不再明显,已经不可能成为产品产生爆发成长的主要因素。属于第一二阶段的公司怎么办?汪华给出了两个解决方案:
 
第一,将公司转型做第三阶段的事情;第二,将自己能力开放出来,为第三阶段的公司提供基础设施的服务,微信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一家公司在它的那个阶段时间内,没有做到最好,那么到第三个阶段,它可能面临比创业公司更麻烦的境地,由于已经有一定的体量所以根本无法迅速地进行转变。同样,在第一二阶段做得很好的公司,如果不能及时转型,那么其价值将变低。现在不少第一二阶段诞生的公司在转向智能硬件,这可能是方向之一,但决不是每家公司都适合。事实上,我认为谷歌眼镜的第一代使用者应该是在专业领域、而非普通消费者。”
 
汪华认为,当下的时间点,第一二阶段的公司的危险还不是很大:第一,人口红利还没有完全结束,第二用户的需求还没有做到极致,存在一定的提升空间。比如美图秀秀推出的美拍,增长速度很快,虽然不是人口增长导致的,而是人们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把原来不在手机上做的事情放到手机上,这实际上是需求导致的人口红利。再比如原来短视频共享的人比较少,现在就出现了短视频爆发的人口红利。但无论如何,现在已经不容易出现像微博、微信那样极大利用了人口红利的产品与公司。
 
目前,创新工场的六大投资方向是:数字娱乐、消费型偏社区的APP、硬件、教育、O2O、企业应用。汪华认为,这六大方向是最容易被移动互联网改变的领域。

 

(媒体来源:虎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