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李开复:当年我有幸追随您工作,得到了很多学习和启发。不过许多人还是问我:「你当年是跟乔布斯一块儿工作吧?」我总是这么回答「I worked at Apple between “Jobs”。」(双关语)今天在座的基本是乔布斯粉丝团,感谢您愿意和我谈谈乔布斯。

 

当年您和乔布斯有些冲突。当时董事会支持了您,乔布斯就离开了。最近您对媒体说让乔布斯离开是个遗憾甚至是错误。

 

但是,我想乔布斯当年相当任性而不成熟。所以请问您:假若他当时没有受挫离开苹果的话,他是否能成长到同样的高度?还是说他离开苹果恰恰经过挫折让他学习成长,他才能成为后来的智者?

 

John Sculley(斯卡利):当时乔布斯的离开是因为产品定价问题。乔布斯一直都是天才,而在在很多问题上都很有远见。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当时非常年轻,可能判断有误。就像任何地球人一样,孰能无过。董事会支持我之后,他就离开了。当时董事会让他离开可能是一个错误,我和他或许可以一起把苹果做好。

 

乔布斯的离开是非常遗憾而且痛苦的,因为我们不仅仅是合伙人,而且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曾经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我们共享很多理想。

 

当时,我们应该更努力寻找让他留下来的解决方案。但是,他去创造了NeXT,投资了Pixar。他在NeXTPixar都面临了很多挫折,包括资金断裂,产品定位等。当时他甚至感觉受到屈辱,但是实际上这些挫折可能都帮助了他的成长。

 

李开复:你认为他早期太一帆风顺,要经过错误才能学到谦逊?

 

斯卡利: 经过这些挫折和学习,乔布斯成为了一个更谦逊的人。他在很多场合他说他所学到的最好的教训是在最低谷的岁月和时光里所吸取的教训。他重新回到苹果以后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

 

李开复:乔布斯是许多人的偶像,但是有一个危险,就是人们很可能会想复制偶像,而很多乔布斯的素质是无法复制的。请问你能不能提几个他的成功因素,而且是大家可以去学习和效仿的?

 

斯卡利:难以学习的是他感染人的魅力、洞见未来的能力、商业谈判的天赋。

 

但是可以学的包括:

 

1)很多人认为他是个天生的演讲者。但是,其实他每次演讲都经过非常多次的排练。他特别重视每个细节,会亲力亲为地参加整个演讲的设计。

 

2) 他特别重视极致的产品体验和细节。比如说在设计原始Mac的时候,他就要求把密封在内的主机板做的很美观。有个工程师跟乔布斯说「这没有人看得到的」。乔布斯说「我看得到」,并要求做到完美 。

 

3)他非常努力工作。没有谁比他工作得更加投入和努力。他的个人生活也做出了一定的牺牲 。他家里基本没有家具,只有一张床,爱因斯坦和甘地的照片挂在墙上,一盏灯,其它几乎一无所有,他也不在乎。

 

4)他充满热情,不是为了钱创业。

 

5)对他在乎的事情,他决不放弃。

 

6)深信未来是多领域的结合。他愿意参与学习许多重要的领域(如:设计、书法、音乐制作、动漫等),原来看似和苹果无关,但是后来都对公司有巨大影响。

 

7)花非常多的时间招募人才。比如说当年招我的时候,他就多次安排时间与我在一起,不但谈公事,也成为我的好朋友,并用最能打动我的方法说服了我加入(你愿意花你的余生卖糖水,还是来跟我们一起改变世界?

 

李开复:招聘方面,我也深有体会。虽然我和乔布斯只有一面之缘,他为了要招揽我加入,打电话和我太太聊了很久。当时我正在淮备接受微软的 offer,我跟我的妻子说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但是乔布斯打来家里的时候我不在,我的妻子以为我和他是多年好友,就把我要去微软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他在招募人才上使劲了全力,连我的妻子都被他打动了!

 

斯卡利:开复在中国和硅谷界都是巨星。他和许多苹果早期员工一样,都是改变世界的一类人。乔布斯虽然当年和你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也愿意为此亲力亲为,就是为了公司招揽人才。

 

李开复:您提到创始人文化,投资的时候其实投的是创始人。在中国,看到许多公司的成败也是因为创始人。有些VC和董事会赶走创始人后,公司就一蹶不振。所以许多中国VC就认为投资就是对创始人下注,而且一旦下注,就没有改变的余地,要全心全力支持创始人。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斯卡利:我非常坚信创始人是独特的,他们定位了公司的文化、方向。虽然他们可能有自己的错误和缺陷,但是我们必须给予创始人回旋的余地,允许他们犯错误,要宽容创始人,因为创始人对公司是至关重要的。这点我在加入苹果前并不了解,因为我那时没有创业经验,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

 

离开苹果后,我投资了14家公司,我不但出资也出想法出人脉。但是我坚决所有的决定都是由创始人CEO来做。

 

所以我坚信创始人对于成功是至关重要的,我投资时候甚至不太感兴趣那些所谓的伟大想法,我却更加在意看重创始人的愿景是怎么样的,他是不是能够激励他的员工和同事。所以我非常同意创始人是尤为重要,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李开复: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您和乔布斯曾经有艰难的岁月,他离开苹果后,你们再也没有机会深度交流。如果时光倒流,回到五年前,在他的病床前,您看着他的眼睛,会想跟他说些什么?

 

斯卡利:我活得越久,就越来越尊敬并且敬佩乔布斯。

 

我会告诉他:「Steve, 虽然我们的三年友情无缘再续,但是我一直怀念着你。多年来,我最得意的投资是一家智能硬件公司。那家公司就是在你过世的那天成立,并起名Misfit,来纪念你。如你在Misfts演讲所说: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这段话就是你的真实写照。

 

Steve, 虽然我们有过我们的争执,但是我的整个一生都获得了来自你的灵感。你是我特殊的朋友。我非常荣幸同你共事。

 

Steve,你和我说我们一起改变世界。你说你要在宇宙留下痕迹。你都做到了。你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过光鲜靓丽的生活。你兑现了曾经许下的诺言。」

 

李开复: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谢谢John,您是一个非常有智慧和胸怀的企业家。

 

(以上为两次对话的综合,比台上对话略微丰富)